胡佛毕竟年纪大了一些,经历颇多,他知道强抢民女是违反王法的事情,已经触犯了大康律例,低声奉劝道:“少爷,这事儿要是让老爷知道,一定会怪罪下来,真要是传出去,对您的声誉也会有不好的影响,您毕竟刚刚才和李家小姐定亲,要是传到他们的耳朵里……”胡佛所说得都是实情,言者无心,可听者有意。
  胡小天这几天一直都在为这门亲事苦恼呢,听胡佛这么说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强抢民女怎么着?声誉不好怎么着?老子就是要把名声搞臭,只要我不干什么实质上的坏事儿,大不了就是挨点斥责,老爹既然是当朝三品,这么点小事应该能够摆平。我就是抢亲,就是要让李家知道,就是要把这门亲事给搅黄了,想给我找个奇丑无比的瘫子做老婆,门儿都没有。
  胡小天对这位户部尚书的老爹过去还是有些好感的,毕竟锦衣玉食地供着自己,可自从胡不为做主给他订婚之后,胡小天马上就明白,敢情这位老爹是把自己当成政治砝码了,压根就没把儿子的个人幸福放在心里。
  有了这种想法,胡小天自然就不怕把事情闹大,他哈哈大笑,将地上仍在昏睡的红衣小
  妞从地上抱了起来,举步就向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  一帮家丁望着他的背影都是目瞪口呆,他们算是看出来了,这少爷一点都不傻,但是绝对够色!胡佛用手臂捣了梁大壮一下:“大壮,你去劝劝……”

(扫描二维码,手机查看本帖)